首页 | 论坛 | 会员中心 | 关注微信 | 手机app

消除感情上的距离

分享到:

    能与病人取得共识,那是非常重要的,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最好的医生通常都是自己得过重病的。在我们的训练中,我们学习不要同情病人,大概是为了要减轻医生的精神压力吧!我们所有的术语都强调分离。医院的手术助理人员不使用心脏病发作而使用第五号这样的术语。但这种感情上的距离对医生与病人双方都有伤害。我们在病人最需要我们的时候撤退出来。

    我们把自己看做是个修补的神,是个奇迹的制造者;在修补不了时,我们就离去舔我们的伤口,感到自己是个失败者。

    此种距离也鼓励了医生,让他们觉得自己是不会受伤害的:永远都是别人生病,不会是我。我告诉一屋子的医学生每个人都会死时,他们都笑了。可是我跟一屋子的医生说同样一句话时,却是死寂一片。我们成为最佳的否认者。就如俄克拉荷马大学医学中心的精神科主治医生戴克特(dr.gordon     deckert)

    所观察的:医生通常很清楚地知道他们所想的与所相信的是什么,但他们极少知道自己的感觉是什么样的。

    最近由美国医药协会召开的一个讨论会指出,技术上的专业化已把对人类需求之尊重赶走了,而这是医生主要的目标,即纤解痛苦是最重要的。穆勒医g币指出,医学院所面对的最主要的任务,是要找出方法来重塑这种尊重,关键是要以实例来教导我们。

养生主网站



    相反的,在医学院里,所形成的难以说出口的理想,却是医学上雄赳赳气昂昂的男性气魄--超人般的医生,他可以应付一切,而不显露出丝毫的情绪。害怕考试是可以的,但是承认对疾病与死亡感到恐惧则是软弱的象征。

    毕业后,医生们自然否认对病人的不幸会感到悲哀,也否认我们对病人的抗拒感到愤怒,甚至对病人的康复也不表露出欢欣。我们一般对工作相当敬业,但是常常无法轻松一点。结果是往往使医生们忽略各种有关自己健康的警告信号,这就难怪医生中的自杀率、麻醉药物上瘾以及中年死亡率等远超过平均数。

    加伯特医师(glen gabbard,m.d.)在一篇文章里曾提到强迫性心理对医生的影响:制造疑惑、罪恶感,还有一种夸张了的责任感。这些都让自己很难放松,无法安心度假,腾不出给家人的时间。让我把乐山所说的故事,以一句话说出:医生忙着扮演上帝,而我们之中极少有人有此资格。更何况这个工作已有人做了!扮演上帝只能导致自我毁灭。

热词: 感情

论坛新帖

养生主:养生的要领 ┊ 联系我们 | 网站声明 | 服务 | 网站地图
Copyright © 2003-2016 养生主 版权所有┊